倪少峰做客山东大学新闻传播学院

3月8日下午,汉堡大学亚非学院美术史德国籍倪少峰先生做客山东大学新闻传播学院,并在“海外名家系列”主题讲座中与大家进行了 “多多益善,安迪·沃霍尔的艺术”的研讨。倪先生以安迪·沃霍尔的作品为主体,旁征博引地解读安迪·沃霍尔的创作在美术史上的艺术价值。山东大学品牌与传播研究所所长、新闻传播学院博士研究生导师李克教授主持本次讲座。

在解读作品之前,倪少峰和师生探讨:何为好的艺术作品,何为优秀的学术研究?他认为顶尖级的学术研究应该是在所属学科中提出核心性问题,并同时给予一个精彩的解答,创新学科的方法。这一问题的讨论对他接下来打开安迪·沃霍尔这一“核桃”,从艺术的角度探讨其作品的精妙之处奠定了基础。

倪少峰解读主要围绕以下六个问题展开:安迪·沃霍尔选择了什么题材;他到底画什么;为什么用丝网的方式展现;为什么用系列性的表达方式;他的作品与社会呈现何种关系;在何种程度上体现时代的文化变革。倪少峰先以美术史上的名作《蒙娜丽莎》为切入点,用一段视频回顾了在冷战时期《蒙娜丽莎》作为政治符号从巴黎席卷华盛顿的盛况,从而展现蒙娜丽莎在美术史中形象的变革。然而在媒体快速发展的今天,人们对“蒙娜丽莎”有了更多的再创造,甚至“恶搞”。因而从某种意义上来说,“蒙娜丽莎”不再是一件艺术作品,而是变成了可以在媒体上使用的传播形象,类似于“明星”。尤其随着摄影和影视的兴起,这些“明星”变成了一种大众媒体的产物,一种公众投射的形象,具有内在的、同语反复的特点。对于传媒时代的艺术作品,倪教授向听众讲解了“光环的枯竭”这一概念:艺术作品的光环会在不断的复制过程中,韵味慢慢被消磨。但是倪先生认为事实并不如此,媒体的传播并没有使艺术品的光环被消磨,反而更加的独特和权威。寥寥几笔的线条,世上人人都识得蒙娜丽莎,传播的越多人们认识的越多,这里就产生了“少即是多”、“多即是多”之间的悖论。在制作手法上,安迪·沃霍尔作品丝网呈现运用了机械化手工的方法,机械复制的同时加入手工,制造了很多的瑕疵,这种方式把蒙娜丽莎这一形象从原来的文本中割裂出来,并进行了重构。

倪少峰认为安迪沃霍尔的系列作品中,构图的翻转、空间的消失、正反关系的失去,都是在探究什么是绘画、图像、摄影。他的作品超出传统的艺术家的广度和艺术门类。他的作品变得“超媒体”,且关注到了媒体时代的核心点,即媒体的作用以及媒体对整个视觉经验的冲击,同时拷问媒体的性质,探讨在场与不在场、人与画面的关系。对于安迪·沃霍尔的作品,他最后做出总结:面对铺天盖地而来的媒体图像,当图像制造的艺术已经变得不再可能时,图像制造者还可能做些什么,也许安迪·沃霍尔给出了振奋人心的解答。安迪·沃霍尔的作品中有高度的一致性,有革命性的力度,作品的整体结构非常周密,在历史的脉络中形成了一个重要的节点,并且深具影响力。

讲座临近结束时,倪少峰先生与同学们进行了亲密互动。相继有多位同学踊跃提问,向倪先生提出自己的疑惑。最后,李克教授总结发言,肯定了倪少峰先生的见解和观点,鼓励同学们积极学习艺术理论,欣赏不同风格和领域的艺术作品。在热烈的掌声中,《解读现代主义艺术家——安迪·沃霍尔》讲座圆满结束。讲座结束后,李克教授代表山东大学品牌与传播研究所聘请倪少峰和马翔分别为研究所研究员和副研究员,并颁发聘书。

  制作 / 山东大学品牌与传播研究所

  新闻稿/何艳艳、陈银香 摄影/张云鹏、陈壮